• (一)艺术家必须要放下身段,面对现实

    2016年10月20日 阅读 ( )

    艺术家必须要放下身段,面对现实


    640.webp (1).jpg

    (潍坊市画廊协会驻会副会长 —崔连玉)


    画家:是市场继续发展的关键,应放下身段调整作品价格


    通过最近参加北京嘉德四季、保利(山东)拍卖会,结合近两年画廊经营状况,崔连玉感觉这个市场已经到了该说“实话”的时候了。“可能很多人不爱听,尤其是画家,但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,大家如果不正视现实,调整的低谷很难走得出来。”崔连玉说,从拍卖情况来看,近现代和当代的画家作品价格缩水严重,特别是当代作品表现更为明显,有很多作品无底价拍卖,价格就完全靠市场接受度,相比画家自要价,真实的市场拍卖价大部分缩水在七八成以上,特别优秀的好作品价格缩水比例也达到了五成左右,所以市场真的很严峻。画家也明白这个问题,但是由于碍于面子、攀比、利益等种种原因,画家不愿面对现实。但对于行业的发展来说,画家必须要站在大局、长远利益上考虑,适时进行调整。


    “艺术家让作品价格公正、‘接地气’,是艺术市场能否继续走下去的决定性因素,对于画廊来说也至关重要。”崔连玉说,书画的定

    价权目前仍掌握在画家手中。以当代最着名的画家为例,他们的价格严重脱离市场,自要价高出市场价几倍甚至近十倍,差价太大。对画廊来说,因为价格太高,这些当代名家的书画资源几乎是断掉了,而且当代名家往往是书画市场主力,那画廊的经营必然会受到很大阻碍。


    实际上,画家是前二十年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最大获益者。当代的几位名家作品二十年前仅仅几百元每平尺,而现在涨到数十万每平尺,可谓名利双收。这既有画家们自身艺术造诣的精进,也有画廊经纪人市场运作立下的汗马功劳,当然也包括藏家们的支持。但是,如今这部分当代一流名家大部分因碍于面子、虚荣心以及利益等因素,不愿面对现实,价位一直居高不下,不愿意顺应市场、配合画廊调整价格。


    “这也显示了一些艺术家思想境界、文化素养和道德水准没有达到较高层次。”他说,自古以来,真正的艺术家都是“德艺双馨”。而艺术品是精神的产物,因此艺术家还要侧重于“德”。这种“德”也包括需要对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承担应承担的责任。前些年市场不规范,经过新一轮调整,需要回归现实的时候,艺术家就需要放下架子、和经纪人画廊、藏家一起探讨其作品的真实市场价格。


    “市场的良性发展,需要每一个市场获益者承担起应承担的责任。”崔连玉说,首先,艺术家是市场发展的关键,艺术家不摆正心态,市场很难获得良性发展。首先是要从思想理念上让画家适应市场的调整。这需要画家站在艺术市场大局,艺术发展生态的大局来考虑。一个画家的成就离不开藏家、画廊的支持,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如果艺术家作品价格严重脱离市场,那也会被市场抛弃。所以画家也要尽快认识到进行调整,使市场进入良性运转。只有这样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如今的市场矛盾。 


    画廊:过去市场不规范,进入调整期画廊成为最大的受害者


    要让市场的继续发展,也需要画廊承担起自己必须承担的责任。崔连玉说,前二十年,画廊也推助画家作品产生了泡沫,导致了市场发展的不规范。“当时,没有建立起代理体制,画廊都是用传统经营模式进行书画买卖。虽然在暴利时期也创造了巨大利润,但是这部分利润最终还要继续购买画家的作品,所以在市场低谷时,画廊的利润全部转化为书画了。”崔连玉说,在市场调整期,不少书画作品价格大幅缩水,画廊也成了市场泡沫最直接的利益受害者。


    此外,拍卖行虽然是二级市场,却也间接给当代市场造成不利因素。一些不规范的拍卖行,对当代的书画作品,通过假拍、做价位等手段炒作画家,导致画家作品价格脱离实际。“画廊的资源是画家,因为画家放不下身价,作品居高不下,中青年画家受一流画家的影响,价格也出现虚高,画廊的主要资源断流,举步维艰。画廊、画家的不对接,是调整期,书画市场走不出泥潭的重要原因。” 


     藏家:市场进入低谷期,藏家要理解书画价格调整现象


    崔连玉认为,目前,画家首先对作品负责。一方面是指画家要对自己作品精益求精,一定要出精品,不能应付了事、甚至复制,把一些并不理想的作品放到市场上;另一方面,画家要对自己作品真伪负责。不少藏家总是想拿给画家本人鉴定作品,这无可厚非,但是不少画家不负责任,对自己的一些早期作品并不承认,早期作品技法画功不成熟也是很正常的现象,实话实说也无妨,不能为了面子、利益等种种原因不认账,严重影响了藏家对画家的认可。


    此外,画家要有责任让自己的作品和藏家建立合理体系。前二十年市场混乱,现在泡沫挤掉后,画家需要要正确面对,该调整就要调整,不因有太多顾虑。市场调整,降价藏家也能理解。现在画家完全可以把自己的作品价格降下来,让画廊、藏家们也有一定的正常生存获益空间,这是对画家、画廊和藏家的一种保护,是负责任的表现。


    而因为市场不规范、职责混淆、没有规则,也出现了藏家和画廊的矛盾。书画市场好的时候,藏家从画廊买画赚钱,几倍甚至几十倍很高兴,但是进入市场低谷期,不少不懂规则的藏家,对画廊经营诚信产生质疑,甚至要求退画,也给画廊带来了经济和舆论的不小压力。


    协会:必须建立代理制,加强行业、协会干预


    “如果画家自己解决不了思想问题,也可以通过市场、协会倒逼的方式,来让画家调整价位。”他说,如搭建的中国画都艺术品市场交易平台,把当代名家、中青年画家作品都放到这个平台上,让市场来决定作品价格,几年下来市场接受价格,就是画家作品真实价格。


    而画廊,也必须要建立代理制。崔连玉认为,只有建立代理制,才会挤掉泡沫,不会出现市场混乱。当然,代理制也需要画家作品合理价格作为基础。这样建立的代理制,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,书画作品价格的涨幅也有了合理范围。


    经过崔连玉多年研究国内外行业增长的合理范围发现,画廊代理制让画家作品每年增长15%-25%之间的安全合理区间。有了这种规则、理念时候,市场也会更加健康稳健。任何艺术市场发展都不外如是。要有规则,还要有合理增长区间,这个太重要了。面对这种情况,要理性的投资。这样市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,艺术品市场才会迎来春天。


    画家的价位问题解决并不难,当代几十位一流名家,找来国内几十家有知名度的大型画廊、有代表性的藏家,进行论证后,价格自然就能定出合理的价位。着说难也难,就是没有人出来牵头做这件事。现在行业不够强大,对市场的干预规范,缺少一个权威的组织机构,潍坊画廊协会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。